改變生命的經驗

Rebalancing Training graduate Premrit

Premrita (以色列)

能量平衡訓練, 2002
參加能量平衡訓練是我曾給過自己最好的禮物。

透過創造出更多自由,身體的擴張與信任,我發現了身體;這朝向內在深層感覺與感受的這道門。感謝能量平衡訓練這整個課程,讓我現在跟自己的身體有了更深的連結,在給予個案時,能將更多的覺知帶到我的身體、頭腦與動作上。我也學會欣賞自己的身體,信任雙手並使用我的直覺。

經由學會覺知自己內在的批判,我看見案主對於我自身所反映、顯示出的成長過程,以自己的呼吸來工作,以及讓能量『降落』在案主身上的方法,也明白了藉由呼吸與想像的力量,我們可以深入觸碰緊繃的源頭並將其釋放。

更重要的是,我發現深度靜心與自己臨在的品質,就是療癒自己與案主的力量。


Rebalancing Training graduate Artha

Artha (荷蘭)

能量平衡訓練, 1999
我是從我第一個按摩學院知道能量平衡的,在那裡,能量平衡不過是其中一個手法,但我當時馬上就感覺到”這個不一樣”,我喜歡!所以幾年後,我去到普那參加了由Salila、Neeten及其他三位老師所帶領的完整訓練。現在回想起來,讓我那麼喜歡它的是,對於另一個人帶有關懷與尊重的方式。

訓練課本身對我就是一場生命的改變。那是個強烈的過程,撼動了我的一切。

我於1999年結業,並在荷蘭的烏特勒支城繼續工作。自從我完成訓練課程後,我的個案越來越走向純粹的能量平衡,因為我熱愛這種工作的方式。我的客戶包括兒童,且我的方式對於孩子柔軟的身體更顯適合。對我來說,能量平衡的美在於它有多層次的”技巧”。隨每一次的個案,我都能夠在下一個層面學到更多。

Rebalancing Training graduate Gal Kali

Gal Kali (以色列)

能量平衡訓練, 2004

從身體開始。在課程第一天分享課案時,我告訴Salila說我不想談論我的感覺,而且我也不覺得有需要。

她微笑、耐心的等待著。只在八天後,我明白身體只是個開始。我能看見、感覺並了解到長久以來隱藏在我雙腿中被帶出的情緒回應。Salila溫柔又聰明的幫助我看到那點。於是蛻變就開始了。在課程的最後,我知道很多對待他人的方法,但我更明白的是,在對待著他們的那個人,我。

過去五年,我一直以能量平衡在對待人,繼續著從訓練課開始時我就走上的個人成長道路。 就從身體做個結尾吧:從我的身體被能量 平衡操作者碰過之後,我就無法再接受其他的。所以要小心,這是會上癮的...

Rebalancing Training graduate Supriya

Supriya (德國)

能量平衡訓練, 2001

我從不曾有意識的決定要成為一名身體工作者。會去參加訓練課,是因為一次個案,那治療師要我回來碰觸自己的身體,好停止對自己的暴力。那次個案對我有著令人震驚的影響,於是我決定參加整個能量平衡訓練課來穿越這個過程。

那是個充滿著起落的旅程。很強烈,但也很美,我一直被安全的托著。三個月來,不僅我的身體有了改變,我的頭腦與內在的信念系統也是。我遭遇過強烈的情緒,並在我有勇氣留下時,遇見了喜悅和充權的片刻。我學到的不只有技巧,還有關於我,以及療癒我自己。

Rebalancing Training graduate Agyana

Agyana

能量平衡訓練, 2006 

我在2006於台灣第一次參加了Neeten的能量平衡訓練課。並在去年與今年又再複訓。今年,在經過幾個月的停歇後,我再次有了給個案的熱情。透過這個訓練,我發現了給個案更容易且更有效果的方法,它的優勢如下: 

  • 有更多主動客戶。他們說很喜歡這種緩慢又深度的碰觸。
  • 我的皮膚變得更好,且能量也更為流暢。
  • 我瘦了起碼五公斤,現在的身材更好,這真的會吸引人來做我的個案。這讓我很高興。
  • 我找到一些朋友可以定期跟我互相交換能量平衡的個案,在日常生活中滋養並支持彼此。